4px自提車
中國仲裁適用《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情況發佈
​貿仲裁決成為聯合國貿法會法規判例重要數據來源
發佈時間:2021-07-06 16:40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圖為貿仲副主任兼祕書長王承傑就《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在中國仲裁的適用作專題報告。 (貿仲供圖)

□ 本報記者 張維 

《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以下簡稱《公約》)自1988年在中國生效落地,已有30多年。

這30多年來,《公約》在中國仲裁領域的適用情況究竟如何,隨着近日紀念《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通過40週年國際研討會的召開而揭開謎底。

在上述由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商務部、中國貿促會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共同舉辦的研討會上,貿仲副主任兼祕書長王承傑公佈了一份報告,這份報告名為“《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在中國仲裁的適用”。

報告顯示,自1988年起至今,貿仲已經審結了數百起適用《公約》的案件。由於貿仲的仲裁裁決對於開展《公約》適用情況的研究具有良好的價值和較強的代表性,貿仲長期以來一直積極參與聯合國貿法會法規判例法的報告工作,也是唯一向美國佩斯大學的《公約》數據庫提供案例的中國仲裁機構。

在國際商事仲裁中適用頻繁

由聯合國貿法會組織制定的《公約》,旨在建立一個現代、統一而公正的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制度,提升法律確定性,降低交易成本。經過40多年的發展,《公約》已成為國際商事法律核心公約之一,在世界範圍內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中國於1986年向聯合國祕書長遞交了正式參加《公約》的核準書,《公約》自1988年起在中國生效。一方面,《公約》成為中國法院和仲裁機構可以直接適用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面,《公約》對於中國市場經濟和合同法律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國對於《公約》的大量運用和研究,也為《公約》的進一步發展積累了豐富經驗。中國作為《公約》在本國生效的第一批締約國之一,其解釋和適用《公約》的狀況在世界上備受關注。

王承傑説,作為爭端解決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商事仲裁以契約性為核心,具備高度的專業性和靈活性。這與同樣以當事人意思自治為基石,以中立、平衡為特點的《公約》有着天然的和諧銜接。聯合國貿法會在致力於推動以《公約》為主的國際貨物買賣統一法的同時,一貫極其注重推動國際商事仲裁作為國際商事爭議的重要解決方式。《公約》在國際商事仲裁中的適用非常頻繁,仲裁的發展和《公約》的適用之間存在着緊密的聯繫。

中國的商事仲裁始於1956年貿仲設立。經過65年的發展,商事仲裁在中國呈現出規模不斷壯大、國際化步伐不斷加快的趨勢。現如今,中國運用仲裁方式解決民商事糾紛的數量已經位居世界前列。僅2020年一年,中國259家仲裁機構共處理案件約40萬件,標的總額約為人民幣7200億元。2020年,貿仲受理案件3615件,爭議金額達人民幣1121億元,其中一般貨物買賣糾紛508件,佔比14%。

貿仲適用最多積累豐富經驗

作為中國設立歷史最為悠久的國際常設仲裁機構,貿仲在涉外仲裁領域具有獨特的優勢和豐富經驗,仲裁員和裁決的國際性、專業性和獨立性在國內外也廣受認可。

“可以説,貿仲既是《公約》在全球發展的見證者,也是推進《公約》在中國適用的踐行者。在中國,大多數適用《公約》的仲裁案件均在貿仲進行。”《報告》説。

早在《公約》對中國生效的第一年即1988年,貿仲就開始了對《公約》相關案件的審理。貿仲長期以來一直積極參與聯合國貿法會法規判例法的報告工作。《公約》數據庫顯示,1988年到2001年就已收錄貿仲審結的關於《公約》的案例224件。從2002年到2020年,貿仲結案裁決庫中統計的有關《公約》的裁決有553件。

“30餘年來,貿仲在適用和解釋《公約》方面積累了較多的實踐經驗,貿仲的實踐對於《公約》的適用和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王承傑説。

貿仲為此也分享了在審理《公約》案件中的一些經驗。

首先就是《公約》的適用問題。《公約》的自動適用原則在貿仲的裁決中得到了堅持和貫徹,據不完全統計,90%以上的涉《公約》適用案件都根據《公約》第1條第(1)款第(a)項所列的營業地標準自動適用《公約》。在當事人約定適用中國法時,絕大多數仲裁庭也根據《民法通則》第142條的規定,優先適用《公約》,體現了中國尊重國際條約的立法和裁判精神,事實上實現了《公約》在更廣範圍內的適用。值得注意的是,在《公約》並非爭議的可適用法時,貿仲仲裁庭也會根據個案需要,參照引用《公約》條文來處理問題。《貿仲仲裁規則(2015版)》第49條明確給予這種做法以依據。

在合同的效力問題上,《公約》作為一部國際普適性的統一合同法律,未對合同的效力作出明確規定。在貿仲實踐中,仲裁庭通常會根據國際私法最密切聯繫原則,確定適用的準據法,並以此為依據,結合雙方的真實意思、合同的形式、訂立過程以及是否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等要素,對合同的效力進行認定和説明。“這種做法更好地體現了契約精神,同時適應中國的司法審查,提高了裁決的可執行性。”《報告》説。

在合同的履行問題上,合同方在履行中是否存在根本違約,是適用《公約》審理案件中的常見問題。從基本面看來,貿仲仲裁庭對於“根本違約”這一概念的理解和把握都很準確,並據此很好地解決了由此引發的合同解除和解除後果問題。同時,通過《公約》第74條確立的損害賠償的一般原則、第75、76條分別規制的替代交易和市場價格的差價損失算法以及第77條規定的減損義務要求,貿仲裁決在個案中公平、適當地處理了因合同履行不當而引發的損害賠償問題。

在電子數據的有關問題上,《公約》對於合同形式的規定具有高度的開放性。貿仲所進行的仲裁實踐中,仲裁庭注意到了當事人在合同磋商與訂立階段對於電子郵件、微信等方式的廣泛使用。在貿仲所作出的仲裁裁決中,仲裁庭普遍尊重了在商業實踐中廣泛使用網上聊天記錄、手機短信、電子簽名、域名等電子數據交換方式訂立合同以及保存證據的商業習慣。而對於電子證據的真實性,仲裁庭通常會判斷髮出者的身份、來源的可靠性和電子數據的完整性等因素,同時對案件的事實情況以及其他關聯證據綜合考慮後再決定是否採信。

探索相關判例的透明與分享

王承傑表示,未來,貿仲還將繼續秉持和發揚推動法律融合統一、廣泛合作交流的國際精神,在以下方面開展《公約》相關工作:

進一步提升適用《公約》的審理水平。一方面,就《公約》案件審理中的常見問題,加強仲裁員有關培訓,加深對《公約》的理解和把握能力。另一方面,注意研判新冠疫情引發的相關產品進出口有關法律問題,加強對於數字經濟帶來的產業變革新形勢新發展的關注,提升對於碳中和等綠色經濟系列前沿問題的認識,以提前做好相關適用《公約》審理的應對,維護國際經濟秩序的積極穩妥發展。

進一步探索《公約》相關判例的透明與分享。當下,相關判例和裁決的研究是推進《公約》完善的有效途徑,也是推進仲裁國際化發展的強烈呼聲,貿仲也將就此展開有益探索,嘗試以數字圖書館等方式分享典型案例和裁判要點,在堅守仲裁保密性的同時,為仲裁的透明度和裁判的統一性作出貢獻。

進一步推進《公約》的全球廣泛適用。“一帶一路”建設中,進一步擴大《公約》成員方的機遇顯而易見。貿仲一直以來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2019年專門發起倡議,與40餘家國內外仲裁機構共同達成了《“一帶一路”仲裁機構北京聯合宣言》。未來,貿仲也將利用這一平台優勢,合作推動《公約》在“一帶一路”的進一步推廣適用。

責任編輯:買園園
8544932